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热书书屋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679章 关于‘两’和‘文’的语义差别(二合一)

第679章 关于‘两’和‘文’的语义差别(二合一)

热浪最后的灼热感慢慢被冬日的冷风压制。

李吟香看着那一匹赤马迈开了四蹄,分明瘦弱,却似乎比自己的坐骑还要更快,仿佛一道赤色的流火,迅速消失在了自己的视野尽头。她拍了下坐骑,青马复又提速,却还是跟丢了。

孤零零骑马站在大街上,一身月白长衫的李少侠遗憾地叹息了一声,看了看手中的玉牌,只得勒马转身往回走。

座下青马脚力很快,不片刻已经赶了回去。

先前围着的百姓和武卒,只是在这短短的时间当中,就已经散了干净,人来人往,除去稍微比起平常时候稍微密集些许之外,并没有什么异样。

天雄城毕竟是大秦西北的支柱,秩序维持上面,早已经有了足够的经验,百姓也各自知道规矩,见没有了热闹可看,加上刚刚还险些跟武卒推搡,更是一哄而散。

李吟香拍了拍坐骑的鬃毛,青马放慢速度,走到了酒楼的前面,方才在其他处感觉到的冷意,靠近了之后,便有一股温热感觉,混合着淡淡香气。

这座酒楼所用木料虽然不至于是紫檀之流,却也算是上品,方才麒麟火爆发,一触即收,但是木制建筑在那种高温之下,仍旧有些焦灼松动,此时散出了颇为醇厚的木香气。

酒楼掌柜站在门口,面色相较于方才已经镇定许多。

旁边还站着先前赶来的那位有些胖的刑部官员,此刻似乎正在和酒楼的掌柜商讨赔偿事宜,大秦刑律中,对于这些事情已经有了颇为详实的规矩。

此次事情,归根结底是因为刑部主动出手,所以赔偿的份额会稍微大些,还会包括修缮期间无形的损失,总共大约两百多两银。

那名刑部官吏看到了骑马过来的李吟香,收住了话头,主动见了一礼,酒楼的掌柜同样拱了拱手,口中连连道歉,说什么让少侠受惊了着实是对不住,还好不曾伤到了哪里,要不然当真是万死莫辞了之类。

只是说话的时候,一双绿豆眼睛控制不住,不断往李吟香手里去看,看着少女手中紫色绸袋中隐隐的些许玉色,明明那三个字被掩藏在了袋子里。江南丝绸极为细腻,根本看不见里头的东西。

可他觉着,那三个字现在就在自己的眼前晃悠来,晃悠去的,而且越变越大,他抬手抓住心口衣裳,觉得心脏有些抽痛,眼前一阵一阵地发黑。

若非人还在前头,几乎忍不住要叫出声来。

一千两!

他刚刚为什么没有赶紧抓在手里?

如果他那个时候,已经把这个玉牌抓着了,以眼前这位的性子,很大可能会拉不下脸来跟自己要。

一千两,那可是一千两白银啊!

而且还是官银!

银价本就比铜价贵,官银更是上品,一两官银合计可兑换一贯三百钱到一贯五百钱,便是在天雄城中,百姓一日吃喝也只是三十来钱。他自家伙计干了三年,每个月开两贯五百钱,已经是极宽厚的价钱了。

一千两官银,那便是一千五百贯。

他便是不通文墨,但是对于银子也极为敏锐,在天雄城立脚,开了十多年的酒楼,来来往往,不知道有多少书生在这里会友,什么安得腰缠十万钱,付与梅仙十万钱之类的诗句,他也都听过,还记得那些书生脸上艳羡之色。

这可不只是十万钱了啊……

这是十五个十万钱。

他这举债才修成的酒楼,能一口气盖上五座!

一想到这个事情,掌柜的几乎心痛到难以呼吸,控制自己的本能去无视了少女手中的玉牌,勉强应付着眼前的贵人离开,刑部官员似乎说了什么,他也没有能听得进去。

等到空无一人的时候,仍旧呆呆站在外面,像是失了魂儿一样,人来人往,突然抬起手来,重重给了自己一巴掌,哭丧着脸道:

“叫你手慢!”

复又惨嚎:

“千两银啊……”

……………………

若是这个时候,李吟香还在酒楼前面,定然会觉得这掌柜的很可怜,可是就算是这个掌柜很可怜,她还是不会把手上把玩着的这件玉牌交给他。

旁边仍旧是那位‘阳少侠’,气度上要比好友安静许多,看着李吟香把玩手中的玉牌,却一直没有出声。

复又过了数条街道,在一旁看到了一辆马车,驱马的是个颇有些年纪的老汉,白发一丝不苟,束成发髻,双眸却温和,看到李吟香三人走来,微正衣冠,一一行礼道:

“小姐,阳姑娘,赵先生。”

阳少侠主动还礼,刀客魂不守舍,李吟香一手把玩着手中玉牌,将青马缰绳递给旁边的小厮,然后满不在乎摆了摆手,道:“劳烦了,咱们接下来不去乐坊了,回家去。”

老者顿了顿,点头答应道:

“诺。”

旋即伸手掀开车帘,李吟香当先跃上,然后将好友拉起来,那魂不守舍的刀客却不曾上马车,直到那老者轻唤了一声,方才晃了晃神,双眼似乎恢复清明,面露苦笑,道:

“两位姑娘先去罢,有老先生在,也不必担心什么了,今日……今日某如此狼狈,也实在无颜再担重责,还请李姑娘转告司马大人,赵某技不如人,还请他另请高明吧……”

言罢拱了拱手,转身疾步而去。

他的身法在西北三十多岁这一代的武者当中,已经算是颇为出色,当下便仿佛一道袅袅青烟,转瞬之间,便即混入人群当中,再也看不见了。

行为果决,却是不给三人说话挽留的机会,想来一路上沉默至此,心里面想着的都是这件事情。

李吟香右手还没有伸出,只得又无奈放下,道:

“这又何苦呢?我又没有说什么,天底下的武者那么多,谁又能不败上几次?我还说赵先生不会拘泥的,未曾想他竟然把一次胜负看得这么重……”

旁边少女想了想,道:

“他毕竟是个武者吧?而且所有人对赵先生期望都很大,认为他年纪轻轻,跃过龙门,他日未尝不能够踏上四品小宗师的境界。”

“哪怕是江湖大派,五品也是实权的长老了,若是四品的话,已经能够在天雄城中,支持一个世家快速崛起,倒不如说他们本身就已经是行走的世家,只要愿意,很快就能够吸引来许多依附者。”

老者垂下有些厚实的车帘,遮挡住寒风。

马车慢慢往前行去,速度不慢,走得亦是极为稳当,李吟香将玉牌放在马车上的小案几上面,舒舒服服伸展了下身子,道:

“不过看重也好,大哥常说,男子汉当知耻而后勇,未为耻也,赵先生如果能够因为这件事情,刀法更进一步的话,也算是因祸得福了的。”

旁边少女看她懒散模样,手中却又把玩那个玉牌,禁不住笑道:“你素来喜欢游侠列传,最近又常爱看刀客传闻,这一下,算是得偿所愿了罢?”

李吟香皱着眉头,道:“不……不一定的,他和话本里面的侠客不一样……很不一样。”

旁边少女奇道:“不一样,有什么不一样吗?”

李吟香脑海里面似乎有千万般的想法在翻腾着,微张开嘴,却又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得靠坐在位子上,挫败道:“这,我也说不清楚,但是你如果看看他,和他说说话的话,你就一定能明白的。”

旁边少女抿唇笑道:

“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么?”

李吟香拍手笑道:

“不错,就是这个意思!”

两名少女谈笑的声音似是有些大,但是却半点都没有传出去,穿着黑衣的老者盘膝在前,操控马车的速度和方向,神态肃然,一丝不苟。

拉车的两匹青马足下渐渐生出似有若无的云气,速度越快,但是却更为平稳,几乎感觉不到什么颠簸,先是将那位少女送回其家,然后方才折转道路,前往李吟香所住宅邸。

虽不甚华丽奢靡,但却极有厚重浩大之势,仿佛猛虎卧山石之上,大门之前,左右每隔五步,竖立一铁戟,共十二杆,戟锋指天,平添几许肃穆。

在这之前,早已经有人将大门打开,马车稳稳往前,入内之后,放缓速度,复又行了一刻时间,方才停下来。

老者下马,身子微躬,右手手臂平举,李吟香抬手托住老者手臂,跳下马车。

虽然没能够吃到心心念念的西域美食,但是她的心情却仍旧相当不错,双手背负,一下一下轻跳着往前,哼着曲子。

抬手推门的时候,却看到旁边的侍女不断地给自己打眼色,微微一楞,没有能够立时反映过来,那侍女有些着急,轻声道了两字,李吟香的脸色微微一白,转身就要走,却因走得急了些,不慎发出了些动静。

屋子里突然传出极为热情的声音,道:

“是吟香么?”

“为兄等你等得好苦啊!”

话音未落,屋子里已经有人推门而出,却是个颇为俊朗的青年,满脸的热情熟络,笑道:“啊呀,本来还以为,今日要在这里等上一两个时辰,却没有想到,表妹你这么快就回来了么?”

“我这一次,可是找到了许多新的话本,尤其是还有新的刀客故事,你定然会喜欢的……”

李吟香脸上笑容挑不出任何瑕疵。

那青年误以为是某种鼓励,当下心中越发有些得意,将李吟香引入屋内,尚未落座,口中已经开始高谈阔论新近搜集来的江湖侠客故事,极为兴奋,李吟香几乎止不住他,一连讲了好多。

什么鲜衣怒马,为人一诺而拔刀杀人。

凭借名望身份,统帅众侠客对付对手。

然后自然是邪不胜正,英武少侠归来,少女以身相许,或者赢得千金而还,自此傲啸一方,无人敢于不敬,人人都知道他所作下的事情。

青年讲得极为兴奋,双眸明亮,可是往日对这些故事同样很有兴趣的李吟香,今次却觉得有些枯燥无趣,甚至于以旁观者的角度,对于那些侠客很有些看不起。

她往日可是最喜欢侠客获胜之后,少年少女,千金相还的好故事了,每每都会为之击节赞叹。

因为家教严厉,这一次出来之后,好不容易能接触到这见不着的故事,第一次听的时候,几乎兴奋地睡不着觉,但是现在,却有了截然不同的感觉,手掌摩梭着玉牌,不由得神出天外。

青年刚刚好讲到一位少侠百般推辞之后,勉强收下豪商家财的桥段,李吟香却突地想到,这样的侠客,和收钱办事的人有什么不同的么?

侠客就应当是‘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才是……

而且,所作所为,尽数都是出自本心。

什么钱财,都是外物……

她忍不住低声咕哝道:

“我视千金如粪土。”

“那才是侠客……”

………………

“哟,包子,包子啊,刚出炉的包子,猪肉包子!”

“卤肉,卤肉,三百年的老字号,不好吃不要钱!”

“苹果,柑橘,刚采下来,甜的很!”

道路上人群来来往往,便是西北之地,也有不逊色中原的繁华和热闹,这便是大秦西北雄城的底蕴气魄。

王安风驱马慢行,视线落在旁边一处小摊上。

店家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卖的虽然是胡饼,却和其余地方不一样,白面饼子自中间用刀剖开,猪肉加了各种香料炖到烂熟,切碎或者青椒香菜丁一齐塞进去,满满当当。

香气扑鼻,勾动了王安风的胃口,他其实还没有吃什么东西,只喝了点酒,当下有些饿了,想了想,翻身下马,将坐骑牵在一旁,也不答话,主动坐在桌上,敲了敲桌子。

店家转过身来,也不知道受了那位高人的指点,有模有样上了名册,上面写着诸般菜色,王安风视线从上面滑落,落在了一处角落,上面写着手抓羊羔肉。

西北的羊肉吃法比起内地多出许多花样,羊羔肉贵在一处纯,滋味鲜嫩,王安风吃过一次,便即有些念念不忘了,当下正要点餐,旁边有人叹息一声,道:

“现在好地段是越来越贵了啊,一间三进三出的院子,又不是什么好的地段,就敢开我两百多银,岂有此理!”

“就是,就是!也不看看,就连这座周府,也才不够八百银就拿下了,他哪里有这样大的胆气!”

旁边食客抬手一指旁边,口中亦是有些怒气。

王安风陷入沉默,然后似乎无意,慢慢转过头去,顺着那食客刚刚指着的方向看去,是一处院落,占地极为广大,隐隐能够看到里面的园林,小溪,湖泊,以及颇为密集的屋舍。

王安风定定看了十几个息。

在这个过程中,他脑子里一直被刻意忽视,甚至于遗忘的某个字终于重新获得了意义,以更为强硬的姿态反弹,在他脑海中不断扩大。

一两,一贯钱,一千文。

一千两。

不是一千文……是一千个一千文……不,不止,银价贵。

一个肉包两枚通宝。

一两银折一贯两百钱……

一千两银子。

王安风忍不住深深吸了口气,遏制住自己的想法。

店家见他久不说话,试探问道:“客人?”

“客人您要吃些什么?本店有各色羊羔肉,还有猪肉饼子,若是喜欢吃其他的,也……”

“三个白面饼。”

冷淡的声音打断了他。

店家脸上微笑有些僵硬,呆了呆,又道:“那,罢客人要喝些什么吗?比如肉汤,只要六个铜钱……”

黑衣青年面无表情,放下手中名册。

“烦劳,一碗白水。”

“多谢。”

PS:嗯,今天就只有这一更了,字数还算是……emmm,凑合吧,四千六,老了老了,修不动仙了……

这两天打赏的大家,等明天缓过劲儿来,我一起感谢哈,抱歉了~

喜欢我的师父很多请大家收藏:(www.reshusw.com)我的师父很多热书书屋更新速度最快。

我的师父很多最新章节 - 我的师父很多全文阅读 - 我的师父很多txt下载 - 阎ZK的全部小说 - 我的师父很多 热书书屋

猜你喜欢: 超级丧尸工厂影视世界当神探时空神玉逆行诸天万界疯狂分身进化系统我在异界有座城幻想世界大穿越诸天降临大逃杀无限之从忍界开始矩阵游戏太阳神的荣耀位面超级替身会穿越的道观万界收容所从姑获鸟开始高魔地球诸天万界大轮回美漫世界的武者腐烂国度之活下去学霸的黑科技系统超级无敌世家主次元经纪人一切从秦时明月开始崛起末日崛起美漫生存指南诸天最强大佬
完本推荐: 绝色总裁的贴身兵王全文阅读透视小村医全文阅读东瀛娱乐家全文阅读我有亿万神话基因全文阅读墓地封印全文阅读神环啸全文阅读崛起复苏时代全文阅读乾坤剑神全文阅读末世之我的世界全文阅读百家AG破解|HOME之最强高手全文阅读三国之统帅天下全文阅读星汉灿烂,幸甚至哉全文阅读我的美女俏老婆全文阅读我们是兄弟全文阅读随身淘宝:皇家小地主全文阅读穿书后我有了四个爸爸全文阅读残王邪爱:医妃火辣辣全文阅读深夜书屋全文阅读超级兵王全文阅读诸天旅人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快穿之妖妃人生你是我的万有引力万界之从巨蟒开始都市之万界至尊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韩娱之综艺演员纯情大明星都市最强修真学生诅咒之龙神武帝主百家AG破解|HOME之修罗归来百家AG破解|HOME深深宠:娇妻,别惹火我有一张沾沾卡动力之王大宋猛虎神级农场万界之全能至尊妖怪茶话会邪王嗜宠:鬼医狂妃精灵之传奇训练家女神的最强高手全职法师全能金属职业者修真聊天群长生三千年茅山捉鬼人位面之狩猎万界漫画中的美食绝代名师都市之少年仙尊

我的师父很多最新章节手机版 - 我的师父很多全文阅读手机版 - 我的师父很多txt下载手机版 - 阎ZK的全部小说 - 我的师父很多 热书书屋移动版 - 热书书屋手机站